前幾天瀏覽新聞時,發現「鑽石公主號」已悄悄地開出橫濱港,駛向馬來西亞。大家對這艘郵輪應該不陌生。二月初,「鑽石公主號」靠岸後,因船內爆發感染,3,700多名乘客與船員被隔離在船上,中間因檢疫不周延、資訊不透明而飽受各界砲轟。但不說你可能不知道,但這艘船上曾上演過一段「燒賣羅生門」插曲。

在隔離期間,具有特色的日本橫濱知名燒賣老舖「崎陽軒」主動提供4,000人份的燒賣便當,幫乘客打氣。以每份860日圓(含稅)定價來計算,它們一口氣就捐出了344萬日圓,出手闊綽(當然這也是很好的宣傳機會)。妙的是,便當送到了碼頭,乘客卻說沒吃到,而且連便當盒都消失得無影無蹤,成了一樁懸案。不少記者還扮演起福爾摩斯,連日追查燒賣下落。

話說,燒賣源自中國(一說是北京、一說是呼和浩特),飄洋過海到了日本後大放異彩,衍伸出自己的風格和特色。

日本早期的燒賣大多會點上一顆豌豆,這是因為1950年代,燒賣成為營養午餐配菜時,業者為了引起小朋友的食慾,借用蛋糕上放草莓的巧思來增加賣相,後來便成為特色。不過,也有人說這樣是為了方便清點數量。

不過日本燒賣老店「崎陽軒」則選擇將豌豆添加在餡裡,一來考慮到營養均衡(放在上面的話,偏食的人容易挑掉),二來是翡翠綠在華人文化裡有吉祥之意,成為該店一大特色。然而隨著社會富裕,近五年來添加豌豆的燒賣越來越少見,取而代之的是鮮蝦、蟹肉等較豪華的食材。

日本燒賣另一大特色是涼了也好吃。其實,不只燒賣,許多日本小菜都是這樣,放在便當裡不會散發出濃郁的香味,沒有湯湯水水,中午休息時間一到,從包包拿出來馬上就能食用。日本超市裡,冷藏區總有一個角落是留給熟食水餃、燒賣,且陳列商品多元,可見其受歡迎程度。下次經過時,不妨佇足欣賞一下此風景。


劉碩雅
Nancy

一位住在日本鄉下的新手媽媽,例行公事除了推嬰兒車散步,買菜煮飯之外,還有利用小孩睡覺的空檔,記下對日本社會的觀察。曾任記者編譯,不甘心當個蓬頭垢面的家庭主婦,每天上網找尋減肥方法,吸收新聞資訊,努力恢復少女輪廓和知性美。

更多台灣太太好吃驚專欄文章

Comments

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