櫪木縣日光市的杉木高聳入雲,默默地見證了無數的歷史瞬間。日光曾是神道教信徒朝聖的必經之路,也是東照宮所在之地。以富麗堂皇著稱的東照宮,除了是德川家康的長眠的地方,還是集神道教、佛教特色為一體的知名建築遺產。在西洋文化與日本傳統的相互撞擊下,這裡出現嶄新的文化、建築,以及藝術風格。日本的待客之道亦源自日光的金谷飯店。創業於1873年的金谷飯店為日本現存最老、專門服務外國旅客的飯店。

金谷飯店:與過去來一場華麗的邂逅

從東武日光站搭上公車後,不到五分鐘就抵達美麗的神橋,而神橋前即是這次的目的地-金谷飯店。走上緩坡,刺骨寒風不斷吹拂雙頰。此時,特殊的日式街燈映入眼簾,紅橘色的木雕搭配唯美的幾個字KANAYA HOTEL (金谷飯店)。這個招牌不怎麼起眼,卻擁有一種讓人掉到小說裡的魔力,而且是一本人物情節複雜、背景設定在過去的暢銷經典小說。

kanaya-hotel-lamp
kanaya-hotel-sign

kanaya-hotel-front

接近大門玄關時,眼前出現一棟帶著和風設計的西洋建築,我不禁疑惑了一下。身為西方人,眼前矗立的建物既熟悉又陌生。推入大廳的旋轉木門後,像是踏進時光隧道,回到百年前的過去。

kanaya-hotel-reception

大廳內部看起來像一座豪華的深山小木屋。這裡充滿許多日式元素,深深吸引著我的注意力,像是做工纖細、色彩豐富,且掛在門上的木飾「日光雕」,以及好像在神社裡看過的赤漆扶手。

有人告訴我,櫃台的牆面是由大谷石製成。大谷石是當地出產的岩石,主要成分為熔岩和熔岩灰,曾是明治時代非常受歡迎的建材。這道牆上掛著兩張照片,照片裡的故人對金谷飯店的影響深遠,他們是美國傳教士詹姆士•柯蒂斯•赫本(James Curtis Hepburn)與英國作家伊莎貝拉•比爾德(Isabella Bird)。

The Kanaya Hotel circa 1921
金谷飯店 1921年左右

傳說中的飯店

據說,詹姆士•柯蒂斯•赫本曾於1871年造訪日光,並住在東照宮樂師金谷善一郎的家。赫本非常有遠見,知道日光有潛力,可以發展成外國觀光客景點,因此建議金谷蓋一間專門服務外國人的飯店。

金谷善一郎決定聽從赫本的建議,於1873年開設Cottage Inn,專門服務外國觀光客。1878年,作家兼探險家伊莎貝拉•比爾德從東京出發,前往北海道旅行途中,她曾下榻這裡12天,並記錄在1880年出版的「日本奧地紀行」(Unbeaten Tracks in Japan) 。她在這本遊記裡,詳細記錄所見所聞,還有自己的思緒,像是以下這段其他訪日外國遊客也曾經分享過的話:

「我幾乎希望房間不要那麼完美,因為我害怕不小心把墨水打翻、把地毯弄出凹洞,或搓破紙做的窗戶。」這是伊莎貝拉•比爾德在「日本奧地紀行」裡對客房的描述。

The Kanaya Hotel History House is now a museum and is located next to Cottage Inn Restaurant & Bakery.
金谷歷史館現在是博物館,位於Cottage Inn餐廳&烘焙坊隔壁

特別說明一下,比爾德住的不是現在的金谷飯店,而是最早開設的Cottage Inn。Cottage Inn是傳統日式建築,為金谷飯店的前身,以前的遊客稱之為「武士屋」。現在已經成為金谷歷史館,開放給一般遊客參觀。

隨著明治時期開國,到日本的外國人遽增,日光也成為駐日外國人、貴賓的最愛景點。金谷飯店漸漸成為外國人口中的必訪之地,飯店名聲因此大振。金谷飯店是英國康諾特王子、美國作家海倫凱勒,甚至愛因斯坦訪日時的居所。

藝術與歷史佔據每個角落

經過鋪上紅毯的長廊,爬上華麗階梯後,我停下腳步,欣賞曾經下榻金谷飯店的貴賓照,一張又一張的黑白照片,讓我開始想像他們曾經徘徊在走廊的樣子。

kanaya-hotel-stair

The hallways of the Kanaya Hotel are filled with commemorative pictures and exhibits from guests that have visited the hotel.
金谷飯店的走廊
這裡展示許多下榻貴賓的照片、紀念物

每個角落藏著歷史悠久的藝術品,像是明治時代的檯燈、超過千年的百科全書、古董餐具和華麗的鏡子。我最喜歡的大概是飯店酒吧的大谷石暖爐。據說,設計暖爐的人為法蘭克•洛伊•萊特,他的代表東京帝國飯店也使用了大谷石為建材。我不禁開始想像,自己坐在暖爐前,一手翻著好書,一手拿著加了冰塊的蘇格蘭威士忌的樣子。

The Bar “Dacite” is named after the scientific name for Oya stone.
飯店酒吧叫做「Dacite」,也就是大谷石的學名

我在飯店內逛了又逛,感覺有幾十年這麼久,終於,要參觀今晚要入住的客房了。看到房間的第一眼,馬上被溫暖又優雅的幸福感包圍,不久,我發現客房的獨特之處:天花板像塌塌米一樣被隔開、窗戶附拉門、還有一個特別的暖爐,以上元素在日本相當罕見。

kanaya-hotel-room

在客房稍作休息、沉浸在暖爐的溫度時,悅耳鈴聲響起。我看了一下時鐘,原來已經晚上六點了。我後來才知道,金谷飯店的傳統是晚餐時一定會響鈴。過去,時間到了,飯店會用敲鑼提醒房客。走到餐廳後,我打從心底讚嘆室內的細緻裝飾,也更期待今晚難忘的餐點了。

The dining hall’s column capitals are adorned with more original woodcarvings by renowned local artists and even antique tableware is exhibited here.
當地藝術家的原創木雕裝飾餐廳柱頭,餐廳也展示古董餐具

當地美食飄散濃厚法國風

我的晚餐是鱒魚佐蔬菜,看似法式料理,卻使用在地元素。金谷飯店以原創西洋料理聞名,許多客人不惜大老遠跑來,不入住飯店卻堅持要品嚐餐廳的好滋味。

fish-meal

entree
desserts

隔天,在客房沖完晨澡、吃完美味的歐姆蛋後,我逛了一下飯店內部,才到日光市區散步。雖然大部分遊客都選擇夏天來日光避暑,但是日光的冬天也頗有一番風味。我走到飯店屋頂,發現一個老舊滑冰場和戶外泳池。這裡也有一個叫「龍宮」的觀景台,眺望日光美景和白雪覆蓋的高山。

view-from-the-top-of-kanaya-hotel

時光停止的日光市區

因為之前到過日光,也參觀過東照宮,這次我決定將重點放在探索城市本身,想單純在街上散步、看看其他歷史建物。或許,我的思緒還沒有完全離開金谷飯店,每走幾步路,馬上就看到日光雕,而且目光所及都是古董店、畫廊,彷彿回到了昭和初期。

niko-streets

日光物產商會值得特別介紹一下。這棟歷史建物展示許多日光雕的藝術品,也有紀念品店,餐廳則提供在地食材做成佳餚。

souvenir-shop

nikkobori-art
souvenir-shop-interior

看了這麼多日光雕,我決定也在村上豐八商店試試身手,這間店展示的日光雕作品多到數不清。令人遺憾的是,我的成果不盡人意。

fish-drawing
carving-fish

我決定接受失敗的事實,轉而欣賞店裡日光藝術家的名作。這些作品大部分使用杉木,經過雕刻,製成美麗的碗盤、抽屜、珠寶盒、鏡子等。

nikkobori-art-store

住過金谷飯店、走過日光街道,我發現飯店和日光的歷史密不可分。不論是飯店或日光,兩者都試圖把訪客帶回過去,一個文化撞擊下產生的唯美過去。

金谷飯店
https://www.kanayahotel.co.jp/eng/ (英文)

Comments

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