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5, 2019

東西文化交織的美味:日本洋食

說到日本料理,大家隨口都能舉出幾個。「炸豬排、蛋包飯、馬鈴薯燉肉、可樂餅…」,這些我們熟悉的日本美食,其實應該稱為日本洋食。「洋食」運用了西式料理的烹飪方式,卻又增添了日本料理的精緻和食材,不但成為日本家庭餐桌上常出現的佳餚,甚至在其他國家也大受歡迎。 料理資歷將近30年的料理講師Joyce,以自己童年對洋食的回憶出發,介紹每道料理的食材和作法的同時,也介紹料理背後的文化和歷史。想要更了解日本洋食嗎?《挖!日本》邀你一起進入洋食的美味世界! *閱讀完別忘參加讀者贈書活動,詳情請見網頁下方。 日本洋食的出現和發展 和食、洋食、西洋料理? 日本人的料理思維 炸豬排 蛋包飯 日本洋食的出現和發展 日本對外的接觸始於西元1543年,當時,葡萄牙人登陸日本南端的種子島,葡萄牙人為日本帶來手槍、基督教、麵包,與此同時,基督教傳教士進入日本。在當時,身為日本戰國時代的政治領導人物、並且也是基督徒的織田信長(1534∼1582),以九州為據點,發展所謂的南蠻貿易(註1),並且讓葡萄牙的傳教士進駐平戶與長崎兩地,由於傳教士進駐的關係而帶來南蠻料理與食材,計有麵包、紅酒、長崎蛋糕、南瓜、西瓜、玉米、馬鈴薯與辣椒。為了這些南蠻料理,日本人開始畜養豬、牛、雞等以供應南蠻料理使用。西元1587年,豐臣秀吉針對傳教士發佈驅逐令,1614年德川家康發佈基督教禁教令,從這時期開始,葡萄牙或西班牙人如果於日本上岸,僅只限於平戶與長崎兩港口活動,而後1624年更禁止西班牙商船往來,日本自此進入鎖國時代。 十五世紀末開始至十八世紀中葉的鎖國時代,西元1639年,江戶幕府正式斷絕與葡萄牙的友好關係,雖然鎖國時代持續兩百多年,但還有特別指定地與荷蘭、中國商船貿易往來。鎖國時代,美國屢屢與日本接觸,希望有商業貿易來往,但不得其門而入,直至1853年,美國海軍艦隊長驅直入江戶灣,被迫簽署日美友好通商條約。從這一年開始,日本鎖國臣時代結束,與世界各國多有來往,隨著開放的港口,計有橫濱、函館、長崎等,西洋料理於此時從主要港口逐漸擴展,被日本人認識。鎖國時代結束後十年,1863年(江戶文久3年、清同治2年,日本第一家西洋料理—良林亭,於長崎開業,草創人為草野丈吉。(註2) 在這之後,迎來了明治時代,為了日本全國國力的提升與進步,全面進行「西化」過程,也就是所謂的「明治維新」政策。此時,日本政府明確地朝西洋化程度邁進是全方位的,例如不再穿和服、男子剪掉長髮不再綁髻,女子也可以穿褲裝、洋裝的流行、異國文化的嚮往等,西洋料理更是大舉入侵,這是西洋料理影響日本長久以來的和食文化,進而產生質變的因素之一。 明治初期因為追求西化,再加上對法國料理的嚮往,日本人開始高度學習烹調並品嚐西方料理,和食飲食於此時因接受大量外來食材、文化、烹調法的刺激,便結合西洋料理的飲食革命大舉開展。西洋料理被日本人改造,除了引進西洋食材,更將西洋料理的食用方式與味道改成日本人喜歡且習慣的模式,如使用筷子、利用味噌與醬油調味、與米飯搭配等等,這些重組改造構築奠定了今日洋食的風貌。 推動西洋料理的兩大主要因素,除了上述的明治維新運動之外,另一個則是大日本帝國海軍的建立。明治3年(1870年),帝國海軍完全仿傚英國海軍制度建立,從槍砲設備至人員編制均學習英國海軍形式而規範,初期,許多海軍官兵得了腳氣病身亡,當時的海軍軍醫高木兼寬推斷腳氣病與飲食相關,於是,拿掉日本人喜愛的米食料理,以麥飯及英國海軍經常食用的馬鈴薯、咖哩等取代,腳氣病便幾乎不曾發生。這一成功的飲食改革,使得馬鈴薯與咖哩從海軍開始流行,帶動西洋料理結合日本和食,進化成日本洋食的重大因素之二。 西洋料理進入日本後,漸漸發展成現今的洋食.「洋食」 兩個字在日文中為漢字(讀音:YoShoKu),洋食在日文中並不是指西洋料理,而是以西洋料理為雛形,根據當時民情、或每個時期進口可取得的食材、或日本本國所生產的食材、調味料、飲食習慣與在地口味等等,長時間演進變化, 而成為日本獨有的一派料理。以中文來解釋日本洋食,可以說「洋食」是日式西餐,絕不等於任一國家、或概論的西洋料理。深遠影響日本洋食的,主要是法國料理。西元1615 年,仙台藩主伊達政宗派遣慶長遣歐使節支倉常長, 到達法國南部, 這是歷史有紀錄以來,日本人第一次與法國接觸。1870 年(日本明治3年、清朝同治9年),明治政府宣布法國料理為正式餐點(日文:正餐せいさん),1913 年,秋山德藏從法國修業返日,並到任宮內廳主廚長,成為天皇御廚。對當時的日本人來說,因為被政府訂定為正式餐點,法國料理廚師又是御廚,種種因素使得日本人對法式料理產生無限嚮往與憧憬,當時,法國料理在所有西洋料理中地位最高,因此,也間接影響日本洋食的發展。 註1:南蠻為當時葡萄牙、西班牙之稱呼。 註2:良林亭原址目前改名為自由亭,保持原來古典建築樣式,已經不賣西式料理,而是一間咖啡廳。 和食、洋食、西洋料理? 日本人的料理思維 二〇一三年底,日本「和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無形文化遺產。這裡所指的「和食」,日文發音為Washoku,是指約從奈良時代禁肉令開始所產生的飲食變化、及至之後的平安時代,貴族飲食的興起至江戶時代,這一千兩百年的日本飲食傳承至今的食物烹調與品嚐方式。最基本的是我們常見到的一汁三菜模式,或是日本各地傳統的地方料理,如長野縣的烤餅(oyaki)山梨縣的什錦烏龍鍋麵(houto)(註3)、過年的節慶料理(osechi)等等,這些都規範於所謂的「和食」。 洋食,日文發音Yoshoku,則如前篇所言,是日本式西餐。對日本人而言,日本洋食與西洋料理是完全不相同、分屬不同領域的料理。西洋料理為所有外國料理的通稱,如法國料理、義大利料理、美國料理等等,這些泛稱為西洋料理,至於亞洲其他國家料理對日本人來說,就直接稱為台灣料理、泰國料理等,以國家或地方做為區別。 註3:山梨縣的名產「餺飥」,發音為(houto)。更多資訊請看此 常見的洋食菜色 炸豬排 豚カツ 明治維新時期,日本政府鼓勵人民吃肉,但牛肉貴重,所以民間部分餐廳開始食用豬肉。大片豬排炸出的美味,除了滿足大口吃肉的想望,更因為酥脆的外皮讓人不知不覺地吃了很多。 在沒有鹹酥雞、炸雞的年歲中,媽媽在日本料理店吃到炸豬排後,回家也能做得有模有樣,盤子上放了白飯,豬排置旁,然後使用番茄醬畫出圖案,這樣的擺盤方式在小時候看到時,簡直比童話故事中的糖果屋還要吸引人。 母親沒有上過任何料理課,食譜書千百年來只有一本,也就是那時代家家戶戶都有的傅培梅食譜。可母親很少翻看食譜,每次她吃到新料理,就會回家做,味道八九不離十。小時候不覺得媽媽這樣是一種才情,天真地以為大家都這樣,因為我也是如此做料理的。直到後來,跟許多學生接觸,才終了解,上帝給每個人一份特別的禮物,只是打開禮物的時間不同,拿到禮物之後的造化更是看每個人到了岔路口時的選擇了。 日本的炸豬排,起初是由銀座的「煉瓦亭」所推出的小牛肉排骨開始的,旁置高麗菜絲、淋日式烏醋、搭配麵包食用。因為銷售不如預期,後來改用豬肉、並且與米飯一起供餐,沒想到大受歡迎,就此誕生「豬肉排骨」。自此訂定出日本洋食中豬排飯的最初模式,豬肉排骨從一開始在淺平底鍋煎炸,慢慢進化成使用更厚的豬肉排、於深鍋內以天婦羅技巧油炸,這些改變,使得炸豬排成為日本特有的美食。 母親當年做的炸豬排就屬於昭和初期還是豬肉排骨系的款式,媽媽的豬肉排骨也在我的平成年代變化成現在所看到的炸豬排,母女兩代的食物傳遞如同豬排從昭和到平成的轉變! 蛋包飯 オムライス 蛋包飯(半熟蛋包款) 並不一定是特別的日子、或富有意義的一餐,偶爾,母親會「宣布」:「今天要做蛋包飯」。那一天,在小學校上課的我,會叮嚀自己,下課後不要像往常一樣,邊玩耍邊回家,跟妹妹會合後,我們會加快腳步,想像著蛋包飯正在家裡等著我們。當然,現實沒有那麼美好,母親是忙碌的職業婦女,是爸爸的幫手,還要操持家務,照顧四個小孩,所以,回到家之後,我們也幫忙父親的工作,那些不需要細巧與力氣的工作,都是我們的小工作,然後,報償便是吃到心心念念的蛋包飯。 回想小時候吃到的「新潮料理」,意外的都是日本洋食,而其中,最常出現的是被母親稱為「炒紅飯」的番茄醬炒飯。媽媽的炒紅飯來自於蛋包飯,蛋包飯最要緊的是蛋包下的主角—蕃茄醬炒飯,母親管它叫「炒紅飯」。比起蛋包飯,我們更常吃到炒紅飯,只要是做「炒紅飯」的日子,那天的飯量要煮得比平日多,她心血來潮時,才會多煎了蛋皮,變成蛋包飯。 蛋包飯的主角 蛋包飯乍看之下,第一眼總是那漂亮金黃色的蛋皮,但實際上,蛋包飯的主角是美麗蛋皮下的番茄醬炒飯。要把番茄醬炒飯做得好並不容易,炒飯要好吃,第一要點是鐵鍋,因為溫度高,可以把米飯內的澱粉質在高溫下糊化、又因為高溫使米粒因外表乾燥而粒粒分明。但是番茄醬甜度高,容易在高溫下燒焦,若膽子不夠大怕燒焦而放得少,味道自然不夠豐厚;怕燒焦而翻炒不到位即起鍋,則失了鑊氣;番茄醬放多了,造成米飯濕黏也不及格。在高溫下掌握番茄醬的比例與快速翻炒,才能做出香氣十足、不濕不黏、漫著番茄香氣的酸甜風味番茄醬炒飯,這樣的炒飯搭配雞蛋變得溫潤。一盤簡單的蛋包飯,需要料理者的許多心機與算計。 蛋包飯(一般款) 在日本,第一個做出蛋包飯的是大阪的北極星餐廳,當時的蛋包飯型式跟現今看到的完全不同,是把蛋加入飯中一起炒製、水份也較多。而做出漂亮的薄蛋皮包捲番茄雞肉炒飯的,則是東京的煉瓦亭。現在的蛋包飯主要分為兩派,一派為東京煉瓦亭版本的薄蛋皮包起炒飯,另一種則是將半熟蛋包置於炒飯上,這是日本橋的たいめいけん為了《蒲公英》這部電影於西元1985年所發明的。做這款蛋捲是使用歐姆蛋的技巧,控制蛋的熟度非常嚴格,只能控制在五、六分熟的狀態,煎捲成橄欖形後,放於飯上。端到客人面前時,才以小刀往中間一劃,讓半熟的蛋包分別從兩邊落下,這戲劇性的一刻,總讓食客興奮。我也曾於上課時教學生,一個、一個,帶著每個人的手煎出歐姆蛋,然後讓大家自己劃刀,同學們劃刀時,總非常開心,這種蛋包飯適合宴客,而且一定賓主盡歡呢! 分享你最想品嘗的洋食,就有機會獲得《老派洋食:漢堡排、蛋包飯、可樂餅、奶油燉菜等51道經典和風料理》! ・活動期間:2019年9月19日至9月29日 23:59(台灣時間) ・參加辦法:①閱讀上面新書摘錄文章。②至「WAttention挖!日本」臉書粉絲頁貼文下方,分享你最喜歡的日本洋食料理並告訴我們為什麼。 ・注意事項: 1.小編會抽出2位幸運讀者,贈送《老派洋食:漢堡排、蛋包飯、可樂餅、奶油燉菜等51道經典和風料理》一本!(寄件地址限台灣) 2.中獎公布後,將以臉書訊息連絡得獎者,得獎者需以私訊提供姓名、Email, 電話與地址,以便我們郵寄贈書。 3.主辦單位保留隨時修改、變更、對本活動之所有事宜做出最終解釋及裁決權、以及終止本活動的權利,如有任何變更,將公布於粉絲頁,恕不另行個別通知。 活動詳情請上《挖!日本》臉書粉絲頁 《老派洋食:漢堡排、蛋包飯、可樂餅、奶油燉菜等51道經典和風料理》 作者:郭靜黛JOYCE 料理資歷近30年,玩味廚房料理教室主理人兼講師。 2011年 前往托斯卡尼Chiantti研修義式鄉村料理。2014年 取得Le Cordon Bleu Pâtisserie 藍帶廚藝學校(東京分校)法式甜點修業證書。 除了精擅的義法料理,更積極鑽研日式料理,不管是京都家常菜おばんざい, 或是日本各地的鄉土料理,都透過各種方式與交流精進廚藝。始於2014年旅居日本期間,甚或至今,依舊時常走進日本當地的家庭,跟著日本媽媽或是料理家學習家庭料理,並將所學集結成冊,廣受好評。近年來為了讓料理視野更為遼闊,不斷往返台日,促成無數的料理教學交流活動,致力於推廣日本料理文化不遺餘力。頻繁造訪日本的過程中,對和風洋食的愛好逐日加深,促成這本書的誕生。 本文摘自《老派洋食:漢堡排、蛋包飯、可樂餅、奶油燉菜等51道經典和風料理》/ 作者:郭靜黛 JOYCE/出版:悅知文化 購書請至 誠品 博客來 金石堂 momo

購物文化形塑城市風貌 高級購物街和在地商店街的共存共生

在東京,每個街區皆有獨特的歷史與文化,這些特色鮮明地反映在建築、咖啡店、在地人的服飾上。原宿走可愛風,表參道以時尚為主,還有眾多世界頂級品牌的旗艦店落腳於此,兩者雖然距離不遠,但購物文化全然不同。日本橋、銀座也是遠近馳名的高級購物區,在江戶時代,日本橋為「金座」之所在,以鑄造金幣為主要事業,而銀座則是鑄造銀幣之處,所以地名帶個「銀」字。銀座過去為前衛文化的搖籃,擁有日本最早的咖啡店,時尚氛圍與巴黎不相上下。日本橋、銀座的富裕意象一直流傳至今,許多國際知名精品店、劇場、藝廊、和服店等藝術文化設施都選擇在此開店。 左:谷中銀座商店街的下町風情,右:Moga(Modern Girl,摩登女孩)」是指1920年代身穿西洋風格服飾的女性,常出沒在銀座一帶,另有「Mobo(Modern Boy,摩登男孩)」一詞。(攝影:Charles Phelps, 1929) 除了高級購物街之外,東京也有充滿人情味、懷舊風的傳統商店街。傳統商店街走親民、平價路線,有時商品還會擺到走道上。不論是手工藝品、小吃或連鎖商店,傳統商店街應有盡有,值得一訪。像是谷中銀座、阿美橫丁、吉祥寺太陽商店街、深川資料館通商店街的傳統氛圍濃厚,相當適合散步逛街,而且幾乎每一個車站都有一個在地商店街,最棒的是,有些商店街就在高級購物街附近,兩者和平共處,甚至相輔相成。 專賣店購物商街是挖寶天堂 東京什麼都有,什麼都找得到。許多販售類似、同一種商品的店家還會一起開店,以健康競爭的方式,爭取客人青睞。這裡有書蟲們千萬不能錯過的神保町,至於喜歡流行、電子商品的朋友則一定要去秋葉原朝聖。想要找餐廚用具的話,可以到合羽橋道具街,若喜歡自己動手做服飾的話,可以到日暮里布料市場走一圈。猶豫不決的話,到專賣店購物區挖寶就對了! 走向複合式的購物文化 左:TOKYO MIDTOWN HIBIYA,右:東京中城 TOKYO MIDTOWN 根據三越百貨的成功模式,證明購物消費行為可以融合藝術、文化再升級。這也是為什麼歌舞伎、浮世繪跟購物文化如此息息相關。銀座之所以如此繁榮,不只是因為購物選擇多,還有許多藝文場所,如藝術家聚會的咖啡店、給年輕人展示自我的時尚空間。東京有不少結合購物、藝術與文化的現代購物中心,如東京中城TOKYO MIDTOWN和GINZA SIX。這些複合式商場除了有戶外花園之外,還有展場、藝廊、博物館、電影院、商店和咖啡等商家進駐,而且與車站直結,相當便利,值得前往一窺究竟。 三越百貨: 走在時代的尖端 充滿好奇心的江戶人與追求時尚的東京人 你所不知道的東京購物文化

【銀座】購物與味蕾的極上天堂

江戶時代至今,不曾退色的奢華 「銀座」之名源自於江戶初期的1603年,當時德川家康將軍將銀錠製造所由駿府(現在的靜岡)遷至如今的東京銀座二丁目,自此「銀座」這名稱就隨著歷史沿用至今。曾經一度極其繁華、一度又在幕府末期人氣盡失的銀座,因1872年一場大火的洗禮,因禍得福有了華麗變身的契機。當時明治政府投入巨資,不僅邀請英國知名建築師湯馬士華達士使用耐火磚瓦為銀座打造全新街景,也同時在道路兩旁設置煤氣路燈、以及大量栽種增添色彩的櫻花樹、楓樹以及松樹等等。 隨着直通橫濱與新橋的日本第一條鐵路開通,銀座正式進入了黃金時期。在那之前無論進入什麼店家都要先脫去草履鞋的習慣,在銀座漸漸的被直接穿鞋入店的西化新風潮給取代。每戶店家都竭盡所能的推出足以吸引顧客佇足的商品櫥窗。由當時所流傳下來的「銀座散步」(銀ブラ)一詞讓人不難聯想起當時人們在銀座一邊散步一邊欣賞華麗櫥窗擺設的光景。 這樣的魅力吸引了當時一流的餐廳、劇場以及報社紛紛來到銀座。漸漸地銀座不再只被視為購物街,而逐漸轉型為「日本一流的文化發信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銀座又一次徹底崩毀,但是戰後復興速度令人驚艷的它,再度吸引了眾多百貨公司設點,經過一次次的崩壞與重生,銀座逐漸蛻變為現今各大品牌林立,匯集世界之最的高級精品集散地。 關於銀座: ●自1970年起,銀座街道星期日中午至傍晚會禁止汽車進入,讓顧客盡情享受「步行者天國」的樂趣。 ●三愛大樓因為出現在「酷斯拉」電影中而聲名大噪。 ●在1967年之前,銀座街上還可以見到路上電車通過的場景。 ●銀座四丁目至今都還是最具有代表性的銀座地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