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毫無疑問地是一個現代大都會,但走在高樓聳立的繁華街區,沿著蜿蜒小巷漫步,你會發現東京鮮為人所知的一面。東京坐擁上千座神社、廟宇,有些坐落醒目位置,有些則暗藏於世。每間都有各自的歷史故事,散發出的氛圍完全不同,有興趣的話,不妨造訪一兩間,體驗與「另一個世界」的交流。

「此岸」和「彼岸」是了解日本陰陽兩界的兩大重要概念。根據佛教的說法,此岸就等同於陽世,彼岸則是人死後前往的地方。雖然大多數的日本人沒有宗教信仰,但因日常生活深受佛教、神道教義影響,許多傳統習俗都跟此岸、彼岸脫離不了關係。舉例來說,到廟宇拜拜、祭拜祖先等都有助遊魂渡河到彼岸。此外,「妖怪」、「幽靈」等遊走於民間與冥界之間的怪物亦源自上述的佛教概念。

歌舞伎是感受怪談魅力最好的方法之一。許多怪談的景點都位於東京,且歌舞伎改編的怪談歷史悠久,可回溯到好幾世紀前。日本最知名怪談集叫《東海道四谷怪談》,簡稱《四谷怪談》,故事大致描述女主角阿岩誤用小三送的含毒面霜後,因毀容而自殺。化為厲鬼的阿岩不斷回來糾纏她的老公,逼他殺害新娶的老婆和家人,也讓他發瘋。誠如其名,《四谷怪談》的場景位於東京四谷地區,而阿岩的葬身之地就在鄰近的巢鴨。另一個以東京為場景的知名歌舞伎劇碼叫《隅田川続俤》。此劇又稱《法界坊》,場景就在淺草的隅田川,主角是一個好色貪婪的和尚叫法界坊,他因犯了偷竊、綁架與殺人等重罪被殺,死後卻化成半男半女的鬼魂糾纏前世愛人。法界坊其實是一齣黑色喜劇,主角雖萬罪不赦,但故事本身卻深受歡迎。

《昔ばなしの戯 猫又年を遍古寺に怪をなす》,歌川國芳

日本民間故事裡出現的妖怪常現身於廟宇、山林與河川等特定地方,且形狀、大小皆不同。至於,幽靈則是偏向鬼魂的概念,長髮女鬼便屬於這一類別。不論是妖怪或幽靈,兩者皆是日本文學、戲劇和藝術重要的一環,像「怪談」衍生出的妖怪文學,從古至今依然人氣不減。岡本綺堂的《番町皿屋敷》還被改編成歌舞伎劇碼,其中女鬼阿菊從井底悠悠爬起的關鍵一幕,讓觀眾看得心驚膽跳,也成為是知名鬼片《七夜怪談》(The Ring)和外國鬼片的參考題材。

《新板浮繪 化物屋敷百物語之圖》,葛飾北齋

話說回來,妖怪、佛教生死觀跟東京又有什麼關係呢?如上所述,怪談是日本藝文界很受歡迎的主題,雖然怪談的版本眾多,但內容都是根據早期傳說而來,且都以現存的真實地點為場景。岡本綺堂的《番町皿屋敷》和日本最知名的怪談故事集《四谷怪談》都是以江戶(今日的東京)為故事發展的舞台背景。這些故事裡的場景都找得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直接前往,在東京自由探索此岸與彼岸之間。

YOKAI_TW2812

世界各地的作家、藝術家對彼岸皆深表興趣,紛紛將此概念介紹到國外。小泉八雲(原名Lafcadio Hearn) 於1904年出版《怪談》,他是首批用英文出版日本怪談故事集的作家。法國攝影師查爾斯•弗雷傑(Charles Fréger)則下鄉探索日本特有的面具儀式,於2013至2015年進行《妖怪之島》計畫,拍出一系列世間的妖怪照片。 

雖然日本與外國藝文人士都熱衷怪談,但東京與怪談的密切關係卻鮮少被提及。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不妨鼓起勇氣,前往妖怪、幽靈常出沒的地點,親自探索日本鬼故事的起源,發現東京裡陽世與陰間的交會景點。

東京怪談- Tokyo ghost stories -

說到東京人的愛好,就不得不提怪談。隨著19世紀浮世繪、落語和歌舞伎的興起,怪談成為日本重要的流行文化,東京藝文界也成為怪談的宣傳舞台。雖然怪談的主角其貌不揚,一眼就讓人起雞皮疙瘩,但因日本人都熟悉怪談的故事情節,所以改編版本往往非常熱銷。怪談和日本「納涼」文化關係密切,因為多聽多看,五官都可以「清涼一下」,這可是從江戶時代就開始流傳的消暑秘方。

歌舞伎是感受怪談魅力最好的方法之一。許多怪談的景點都位於東京,且歌舞伎改編的怪談歷史悠久,可回溯到好幾世紀前。日本最知名怪談集叫《東海道四谷怪談》,簡稱《四谷怪談》,故事大致描述女主角阿岩誤用小三送的含毒面霜後,因毀容而自殺。化為厲鬼的阿岩不斷回來糾纏她的老公,逼他殺害新娶的老婆和家人,也讓他發瘋。誠如其名,《四谷怪談》的場景位於東京四谷地區,而阿岩的葬身之地就在鄰近的巢鴨。另一個以東京為場景的知名歌舞伎劇碼叫《隅田川続俤》。此劇又稱《法界坊》,場景就在淺草的隅田川,主角是一個好色貪婪的和尚叫法界坊,他因犯了偷竊、綁架與殺人等重罪被殺,死後卻化成半男半女的鬼魂糾纏前世愛人。法界坊其實是一齣黑色喜劇,主角雖萬罪不赦,但故事本身卻深受歡迎。

JP1492
由歌舞伎演員尾上松助演繹阿岩的故事/《東海道四谷怪談》,歌川豐
Volare Digital Capture
《新形三十六怪撰清玄之靈仰慕櫻姬之圖》,月岡芳年

跟歌舞伎相比,落語的排場較為簡樸,通常只有一位拿著扇子、手巾的說書人,賣命地用聲音娛樂觀眾。三遊亭円朝是江戶時代的落語家,他以說鬼故事出名,不論是流傳民間已久的怪談,或獨創橋段都難不倒他。三遊亭円朝的許多作品都改編成歌舞伎劇碼,至今仍可見於落語、歌舞伎。他的原創裡,《怪談乳房榎》和《真景累ヶ淵》都以東京為據點,前者取景於板橋,後者則是谷中根津地區。在較新版本的《怪談乳房榎》裡,知名畫家菱川重信被惡人陷害謀殺,妻子也被奪走。為了拯救他的孩子真與太郎,菱川重信以幽靈之姿返回人間,最後真與太郎爭氣地為父報仇,殺死了惡人。《真景累ヶ淵》則是在講一個叫阿累的女人的故事。阿累因顏面毀損,婚後不久即遭到丈夫殺害。為了報復丈夫,她的魂魄依附在丈夫第二段婚姻的兒子身上。

三遊亭円朝也把《怪談牡丹灯籠》改編成落語,成為歌舞伎劇碼的參考藍本。《怪談牡丹灯籠》是一個浪漫的鬼故事,男主角萩原新三郎與女主角阿露一見鍾情,但日後因阿露過世而分隔陰陽兩界,萩原新三郎為此心碎不已。有一天,阿露現身在萩原新三郎面前,堅稱自己沒有死掉。其實,阿露早已不在人間,因為使用了陰間魔法,才成功掩飾了屍身。

日本怪談似乎都跟報復、因果循環有關,但每個故事卻擁有獨一無二的情節、角色,是了解日本文化的好方法。

神鬼傳說盛行之地- Superstitious spots -

在歌舞伎和落語圈裡,大家都知道演出怪談時要特別謹言慎行。《四谷怪談》上演前,演員和工作人員會一起拜訪神田明神、陽運寺和於岩稻荷田宮神社,以祈求消災解厄,有些劇團甚至會到阿岩的墳前致意。雖然有點危言聳聽,但有很多人演出怪談後就噩運連連。據說,1919年演出《怪談牡丹灯籠》的兩大主角相繼於一周內死亡。雖然這一切都可能只是巧合,但還是以小心為上策。

平將門之塚

西元940年,平將門舉兵謀反,自稱「新皇」,「舊皇」聽到消息便立即下令將他斬首。為了殺雞儆猴,他的頭顱在日本各地巡迴展示,據說只要靠近的人都會有不好的下場。平將門的首級現在被埋在大手町。
✪ 交通方式:東京Metro地下鐵各線「大手町」站C5出口旁 ✪ 地址:東京都千代田區大手町1-2-1

陽運寺

陽運寺、於岩稻荷田宮神社都跟幽靈阿岩有關,諷刺的是,陽運寺是求愛情與婚姻的寺廟,或許這樣是想讓被丈夫殺害的阿岩放下人間恩怨吧。
✪ 開門時間:8:00-17:00
✪ 交通方式:東京Metro地下鐵丸之內線「四谷三丁目」站3號出口步行約5分鐘
✪ 地址:東京都新宿區左門町18番地

神田明神

平將門死後成為神明,此神社除了祭祀 他之外,還供奉財神大黑天、庇佑生意 興榮和漁獲豐收的惠比壽。因德川家康 曾經到此祭拜,讓神田明神成為東京最 知名的神社之一。
✪交通方式:JR中央線、總武線「御茶水」站自聖橋口步行約5分鐘 ✪地址:東京都千代田區外神田2-16-2

阿菊之墓和身亡之井

雖然阿菊被視為是《番町皿屋敷》裡的虛擬人物,但在東京還是找得到她的墳墓與身亡之井。相關歷史資料不多,不過,據說埋身之地就位於番町附近的廟宇。身亡之井雖地點不明,卻是許多浮世繪畫家的靈感來源,包括葛飾北齋於1831年所繪的畫作《百物語 さらやしき》。

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