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前言

這篇「東京1964-2020:一段跨世代,主辦兩屆奧運的故事Tokyo 1964 – 2020: A Tale of Two Olympics」東京奧運特集報導是刊於2019年底發行的《WAttention Tokyo》英文版雜誌,原訂於2020年4月發行的《挖!日本》台灣版轉載刊出,然而在大家正準備喜迎奧運的前夕,不可預期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擴散。不只是世界各地的人員往來停擺,為了安全起見,許多國家也祭出封城、居家隔離或是遠端工作等措施,試圖抑制病毒的擴散。東京奧運,這場四年一度的運動盛會,日本民眾引頸期盼的第二次的夏季奧運,被迫只能延期舉辦,這也創下奧運史上首度延期舉辦的先例。

儘管2021年現在,人們仍和新冠肺炎疫情奮戰,但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決定於7月23日正式揭開序幕,世界各地的運動好手將齊聚一堂,進行33種競技共339項賽事,展開激烈的奪牌之爭。東京帕奧也緊接著將於8月24日至9月5日展開22種競技共539項賽事競賽。

1964年日本首次舉辦東京奧運時,展現出日本意欲重返國際社會的野心。相隔50多年後,歷經泡沫經濟、311東日本大地震等打擊的日本,再次獲得舉辦奧運的機會,藉此試圖向世界展現日本蓬勃發展的意圖無容贅言,因此對於奧運,日本民眾有著諸多的情感。這裡我們不談論今次奧運舉辦的是與非,僅想與大家分享一位旅居日本的外國人,怎麼看奧運之於日本的看法,了解過去1964年的東京奧運為現在的東京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挖!日本》編輯團隊2021/07

東京距離首次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之後簡稱奧運)的56年後的現在,再次獲得這場運動盛會的主辦權。儘管都是奧運,但這兩次卻訴說著截然不同的故事。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紛爭不斷、經濟衰退,因此1964年奧運象徵的是日本強勢回歸;而今夏的東京2020年奧運與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簡稱帕運)則是要向全球展現日本蓬勃發展的經濟,以及東京成為世界各地觀光客趨之若鶩的觀光大城的魅力。如今,東京看來顯然已做好準備,邀請各國運動好手齊聚一堂,作客東京。從東京1940年奧運停辦開始,1964年的成功,再到眾人引頸期盼的東京2020年奧運,其實這一路並非一條康莊大道。

PART1:旅居日本的美國作家 看東京奧運

受訪者: 羅伯特‧懷寧(Robert Whiting)

出生於美國紐澤西,後來在加州成長。1962年任職美國軍事情報單位時首次造訪日本。著有許多關於現代日本文化的書籍,包括《Tokyo Underworld》、《The Meaning of Ichiro》、《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Bat》、《You Gotta Have Wa》等作品,過去4年,擔任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Japan)的理事。最新著作《Futatsu No Olympics》由角川出版社發行日文版,英文版《Tokyo Junkie》將於2021年1月由Stone Bridge press出版社發行。(※編按:英文版著作實於2021年4月發行)

1964年的東京 當時的市景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簡稱國際奧委會)委員副島道正(圖左)、第三屆國際奧委會主席Henri II de Baillet- Latour伯爵(圖右)/出處「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of the XIIth Olympiad, Report of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on its Work for the XIIth Olympic Games of 1940 in Tokyo until the Relinquishment, Tokio 1940. P.7」

時間回溯到1959年,東京剛獲得1964年奧運主辦權,但當時的東京才正從二次世界大戰的蕭條中站起來,若放眼望向市區,市中心仍看起來像個簡陋的街區。在短短5年的時間內,東京必須搖身一變,成為高科技大都會,舉辦世界上最盛大的運動盛會,從土木工程的角度來看,這是簡直是一項前所未見之舉。雖然蛻變的代價不斐,但對於一個迫切尋求國際認同的國家來說,這可謂是一個扭轉乾坤的里程碑。

懷寧於1962年,以美軍的身分,第一次踏上日本國土。「當時的建設規模令人訝異」,他說,東京當時正在快速成長,經濟起飛,許多人懷著淘金夢湧入東京。他認為當時的東京無疑是東方版的「奶與蜜之地」(意指豐饒之地,出典自《聖經》),因此他也愛上這個城市,「這個城市充滿能量,引人入勝,無法自拔。」

建造世界級的大都會

進入1960年代初期,當時東京仍缺乏主辦世界級運動賽事的能力。整座城市只有一間五星級飯店(老舊的帝國飯店)、下水道和濾水系統老舊、環境衛生欠佳且老鼠橫行。東京沒有完善的交通建設,同時也面臨許多運輸問題。懷寧表示,「1959年東京獲得了奧運主辦權,但大部分的人還是認為,在日本舉辦奧運的想法太過瘋狂了。」不過,懷寧也一一舉出東京「瘋狂」的都市再開發計畫,「從1959年至1964年的短短5年間,東京都政府建造了一萬棟新大樓、五間五星級飯店,以及兩條新地鐵線,他們在羽田機場與市區之間,建造了一條單軌鐵路,然後蓋了東京到大阪的新幹線,這一切讓東京成功脫胎換骨。」

東京的改變令人讚嘆,但凡事都有代價,懷寧分享著他所觀察到的「黑暗的一面」。其中,最為人詬病的決策就是在日本橋,從江戶時代開始,被視為通往日本全國公路起點的「日本國道元標」所在地的正上方,興建首都高速公路都心環狀線。這條高速公路只高出橋面約3公尺,此後卻擋住了富士山景,神田川的水底生態也因此遭殃,另外因工程建設衍生的驚人花費和政府弊端等問題也屢見不鮮。話雖如此,懷寧也表示,「每屆奧運籌備期間都會有些錯誤決策,但對歷史學家而言,這仍是史上最偉大的都市蛻變,從這個角度來看,東京在奧運史上擁有獨一無二的地位。」如今,這條高速公路地下化則成為近年啟動的日本橋再生計畫中的一部分。

現今的東京

通往成功之路

二次世界大戰後,社會問題層出不窮,懷寧回想起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舉辦奧運,「最初大部分的日本人根本不想辦奧運,他們覺得東京還沒準備好。」但快到奧運開幕之際,大家的心態出現360度大轉變,榮耀感超越所有的不滿與抱怨。當時懷寧也跟日本友人一起觀賞了開幕式的實況轉播,這是全球第一場透過人工衛星實況轉播的奧運開幕典禮,他依稀記得日本友人的眼中泛著淚光的模樣,而這也是日本正式回到國際舞台的重要里程碑。

回顧過去,東京1964年奧運是促進日本成為世界強權的催化劑,懷寧表示,「奧運是日本跟全世界做貿易的平台,投資客飛來東京,下榻高級飯店並跟大企業合作。大家認為東京,尤其是都心一帶,足以跟全世界各國的大城並駕齊驅,沒有奧運的話,這一切根本不可能發生。」

約於1964年左右,鄰近弁慶橋的赤坂見附,正在建設中的首都高速公路
現今的赤坂見附

展望未來 東京2020年奧運

東京2020年奧運即將登場,懷寧對東京二次主辦奧運持正面態度,他認為東京是現在世界上最棒的城市,並細細列數「大部分的人提到東京,聯想到的大概就是東京鐵塔和淺草寺,有些人仍對於積極建設中的東京灣一帶或是台場不甚熟悉,這場奧運將讓大家看到東京嶄新的一面。」懷寧並非唯一看好東京在21世紀發展的人,早在2014年,網路最大規模的旅遊評價網「貓途鷹(Trip Adviser)」在一場市調中,請使用者就滿意度來排名世界前37大都市,東京超越紐約、巴黎等地成為世界第一的旅遊目的地。

設有東京1964年奧運徽章的品川車站
現今的品川車站

暫且拋開其他奧運相關的爭議,如舉辦期間,因面臨高溫的問題,而確定將馬拉松、競步等長距離陸上運動競賽移師到氣候溫和的北海道札幌市舉行一事等,懷寧仍認為「這次奧運會是很棒的一件事,大家將可以見識到東京蛻變成為一個現代化且科技化的城市。日落時分,站在彩虹大橋上,映入眼簾的東京天際線與其他大城市相比,更是絲毫不遜色。」懷寧也預測儘管舉辦奧運的成本節節高升,但東京將受到全球注目,這對日本長期經濟發展將有正面效益。東京2020年奧運將是首場以8K轉播的奧運賽事,另外包括無人駕駛汽車與翻譯機器人等高科技產品也會陸續亮相,這些產品將強化日本品牌,鞏固日本在消費科技、基礎建設上的世界地位。

最後衝刺

懷寧覺得日本雖然組織力十足,當檢視籌備奧運的組織架構時,又能發現箇中的混亂,然而回憶起1964年奧運的準備過程,懷寧也提到當時距離奧運舉辦剩一年的時候,多數人覺得這肯定是場「大失敗」,但不知為何,最後仍然成功了。因此,懷寧也樂觀地認為日本人會卯足全力,在預計的時間內完成奧運的準備,而這將是值得跨耀的成就。就如同日本去年(※編按:2019年)舉辦世界盃橄欖球賽時獲得的肯定,勢必可以一樣順利。

PART2 似曾相識的東京

奧運歷史最前線

東京在1960年代成功地上演一齣「麻雀變鳳凰」的華麗戲碼,躍上國際舞台,接下來的半個世紀持續飛上枝頭。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說1982年發行,由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主導的電影《銀翼殺手》是受了東京的啟發。不僅如此,東京的優點也是不勝枚舉,除了高樓大廈、LED燈,以及高掛在街頭、播放日本流行音樂的超大型電子看板等現代化市景,東京也保留了迷人的歷史。東京新舊並存,正是為什麼外界對這個城市如此著迷之因。

如果想要了解東京的奧運史,東京都內有許多景點跟1964年奧運相關。過去50多年來,不少景點都已經過大規模翻修,儘管如此,當時首次舉辦奧運的雄心壯志仍顯而易見。過去這些基礎建設和舉辦賽事的場館,讓東京得以快速成長,它們的存在等同於歌頌著歷史上最偉大的都市改造,奠定東京成為大都會的基礎。

代代木公園 Yoyogi Park

代代木公園內「華盛頓高地」的空拍圖/照片來源:每日新聞出版的 《毎日グラフ》(The Mainichi Graphic)1954年1月13日號
曾是荷蘭選手的住宿場所的「奧運紀念宿舍」便位在代代木公園內

代代木公園是東京都內絕佳的綠地之一,鄰近澀谷、原宿和表參道等熱門觀光景點。這裡曾建有1964年奧運選手村,後來發展成都市公園。另外,公園靠近澀谷側則建有代代木國立競技場,由知名建築師丹下健三設計,為東京1964年奧運的副會場,曾在此舉行游泳、籃球等競賽。在今次的東京奧運中則將成為手球賽事場館。

日本武道館 Nippon Budokan

建於1964年,設計師為山田守

外型採八角形設計的日本武道館位於北之內公園,是專為東京1964年奧運所建的場館。當時首度列為奧運競賽項目的柔道的賽事便是在武道館舉行。雖然由日本選手神永昭夫在迎戰荷蘭選手Antonius Johannes Geesink的決賽中,惜敗僅獲得銀牌,但這裡仍是體驗東京1964年奧運氣氛的好地方。東京2020年奧運賽程中,武道館將成為柔道和空手道的賽事場館。

東京單軌電車 Tokyo Monorail

1964年開通典禮/ ©東京單軌鐵道公司

於2019年慶祝開通50周年的東京單軌電車連結東京市中心和羽田機場,從這項傲人的交通建設,便能得知當時東京為了奧運所做的萬全準備。時至今日,不僅快速且準時的東京單軌電車仍在運行中。

大倉東京酒店 The Okura Tokyo

1962年的東京大倉酒店/ ©大倉東京酒店
2019年的大倉新頤館大廳/ ©大倉東京酒店

位於繁華市中心港區的大倉東京酒店,為一間五星級飯店,落成於東京1964年奧運開幕前2年。歷史悠久的本館於2015年關閉,經過4年的整修後,分別以大倉古雅館和大倉新頤館的面貌於2019年9月重新開幕,而原本為本館象徵代表性的大廳則忠實地在大倉新頤館內重現,再現過去的風華氣勢。

首都高速公路 Metropolitan Expressway

現今盤根錯節的首都高速公路系統

連接京橋和港區的首都高速公路於1962年開通,當初建造這條高速公路的目的便是希望於東京1964年奧運舉辦前,讓東京的交通變得順暢無阻。如今,首都高速公路已成為長30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通往東京都心各地。雖然高速公路缺乏藝術感,但它們無疑是日本20世紀中期的有形歷史資產,也讓增加了用路人的便利性。不過,2020年之後,首都高速公路都心環狀線與日本橋川重疊路段將有計畫地進行地下化,以重現日本橋地區的原始風貌,而這個從開通以來便扮演著舒緩東京交通壅塞問題的要角則將部分隱身至地底下,繼續疏通東京繁忙的車水馬龍。

駒澤奧林匹克公園 Komazawa Olympic Park

現今的中央廣場和奧運紀念塔
現今的體操館

最早原本為迎接1940年奧運,日本政府預計在駒澤奧林匹克公園所在地建設場館,但隨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最終東京未能如期舉辦奧運,建設計畫也被迫中止,廣闊的腹地則成為綠地或是農地。戰後,因成為日本職棒球團的據點而興建棒球場,之後也陸續增設其他運動設施,直至日本確定拿下東京1964年奧運主辦權,再增設或整修舊有設施,成為當時繼國立競技場之後,第2主要會場。1964年奧運期間,包括排球、足球、角力和曲棍球等4項競賽皆在此舉行。東京2020年奧運期間,駒澤奧林匹克公園綜合運動場將成為足球奧運選手的正式練習場。

Comments

留下你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